日本排污水没人管吗为什么(日本排污水没人管吗知乎)

浏览量:50日期:2023-08-31 02:34:14

  中新社北京8月29日电 题:为何说日本废水是对法理与全人类发展前景的“污染”?

  作者 田飞龙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2023年8月24日,日本单方面启动废气福岛核扩散水,撕裂了亚洲社会体制,伤害了全人类外部环境安全、食品安全与可持续发展的协力基础,破坏了法理基本原则和全人类整体发展前景。这一天将成为法理、资本主义和全人类文明史的“至暗时刻”。

  这种“至暗性”不仅体现在日本废水下定决心对全人类协力商业利益的深刻损害上,还体现在自诩领导世界现代化与体制文明走向的美第三世界的偏颇袒护上。甚至作为核安全领域*重要亚洲组织的亚洲原子能机构也被卷入其中,该机构发布的专业评估分析报告之证明力与国际法效力遭到日本政府的单方面夸大和漠视。这进一步凸显了法理交通秩序与全球核安全治理体制的深刻危机化。

  废水下定决心进一步导致日本失信于亚洲邻国,导致其在近代以来的“Alburnus欧”进程上再次狂飙突进,其现代化过程具有狭隘民族主义和海权依附主义的混杂特征。废气之日,开启的是有关法理与全人类发展前景的大辩论和复杂斗争的帷幕,这一场斗争事关全人类文明的体制基础和演变方向。

  以邻为壑与非法废水

  日本废水下定决心是单方面违反法理的非法这些行为。实际上,从福岛核事故发生以来,围绕核扩散水废气方案问题一直存在激烈的国际法和技术争议。所谓国际法争议,涉及任何废气方案是否符合《联合国行为准则亚洲公约》及《核安全亚洲公约》等相关法理文件规定的亚洲公约义务,其实施这些行为发生损害后果需要承担义务怎样的国际法义务,以及亚洲社会体制可以采行何种监督和补救措施。所谓技术争议,涉及核扩散水通过何种处理系统、达到何种检验标准才能满足废气的合理性与安全性指示。从日本政府的全过程这些行为来看,既不符合法理的义务指示,也未采行*合理的技术处理方案。废水下定决心建立在单方、不法、不合理、不可控的基础上,不仅对本国国民身体健康安全及产品来源地发展商业利益造成持久伤害,也对全全人类特别是周边主权国家的外部环境安全、食品安全、人民身体健康安全与可持续发展商业利益造成严重伤害。

  《联合国行为准则亚洲公约》确立了涉及核扩散水处理的主要法定义务与标准要件,即防控义务、明令禁止以邻为壑义务、合作义务与严谨义务之四大义务。

日本福岛核电站。视觉中国 供图

  **,防控义务原则。据亚洲公约第194(1)条规定,“各国应适当情形下个别或联合地采行一切符合本亚洲公约的必要措施,防止、减少和支配任何来源的海洋外部环境污染”。这是防控义务的原则规定,指示会员国承担义务“防止”“减少”和“支配”海洋污染的法定义务,日本政府的废水下定决心不能满足上述原则指示。

  第二,明令禁止以邻为壑义务。亚洲公约第194(2)条规定:“各国应采行一切必要措施,确保在其管辖或支配下的活动的进行不致使其他主权国家及其外部环境遭受污染的伤害,并确保在其管辖或支配范围内的事件或活动所造成的污染不致扩大到其按照本亚洲公约行使主权义务的区域之外。”这是明令禁止“以邻为壑”之法理义务在亚洲公约上的直接体现,指示会员国承担义务明令禁止跨境外部环境污染的法定义务。如果各国均采行将自身伤害转嫁他国或全人类协力外部环境基础的处理方式,该亚洲公约设定的基本保护目标和国际法价值就会落空,甚至造成主权国家间的持久纷争和亚洲外部环境的“公地悲剧”。

2023年8月25日,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联大全会上表示,中方呼吁亚洲社会体制协力敦促日本政府立即停止核扩散水排海。廖攀 摄

  第三,亚洲合作义务。该义务规定于亚洲公约第197-200条,指示会员国承担义务处理全过程的制定计划、合理通知、防控合作及危险补救等综合性义务,从日本政府已有的合作计划与实践来看,不能满足亚洲合作义务的充分指示,各国提出了诸多质疑和抗议。

  第四,严谨义务。亚洲公约第300条规定了明令禁止义务漠视的严谨义务,即:“会员国应诚意履行根据本亚洲公约承担义务的义务并应以不致构成漠视义务的方式,行使本亚洲公约所承认的义务、管辖权和自由。”日本政府漠视了亚洲公约义务,并夸大利用了亚洲原子能机构的评估分析报告,误导国民和亚洲社会体制将分析报告作为“废水通行证”,违反了严谨义务。

  除了《联合国行为准则亚洲公约》确立的有关义务之外,在专业化的核安全领域还存在若干亚洲亚洲公约,主要包括《核安全亚洲公约》《乏燃料管理安全和放射性废物管理安全联合亚洲公约》《及早通报核事故亚洲公约》等。亚洲原子能机构在承担义务这些核安全亚洲公约标准维护与履约监督方面具有关键的监管职责,应当起到重要的依法监督作用,但从福岛核扩散水废气过程的监督实践来看,该机构未能尽到合格义务,一定程度上陷入了专业性与权威性的信任危机之中。

  在义务违反与监管缺失的条件下,加上部分美第三世界主权国家的自私庇护,日本肆意寻求核扩散水废气“一路绿灯”,完全不顾及国内市民的民主抗议、周边主权国家的严重关切及全人类身体健康安全商业利益的根本伤害。日本政府的下定决心是典型的以邻为壑、贻害众生的失德、非法下定决心。

2023年8月16日,韩国全国渔民会总联盟的渔民在全罗南道高兴郡沿海一带举行示威游行,抗议日本核扩散水排海。刘旭 摄

  自然公敌与全人类危机

  日本核扩散水废气决策过程缺乏法理合理性与国内法的民主唯有性,在亚洲社会体制的普遍质疑与国内市民的强烈抗议下逆势决策,可谓冒天下之大不韪。部分美第三世界主权国家基于海权商业利益和盟友关系对日本的下定决心采行了庇护放纵的立场,是集团在政治上商业利益凌驾法理与全人类整体发展前景的典型表现。这种“群恶化”的伤害全人类协力商业利益的乱象,折射出日本“Alburnus欧”之现代化道路的内在道德缺陷与第三世界式现代化和资本主义的海权自私本性,日本精致功利地模仿和利用了个别第三世界主权国家的法理“双重标准”与霸道实践。核扩散水排海,污染了公海及周边主权国家领海,造成全人类身体健康安全的持久威胁。在未来数十年由废水进程带来的高度不确定风险及其复杂斗争中,全人类社会体制将陷入持续性的道德与体制危机之中。

  核扩散水排海的具体违法性与危害性是显著的:

  其一,亚洲原子能机构评估分析报告只是技术咨询分析报告,是亚洲专业监管机构的技术援助性质的分析分析报告,不是具有合理性确认作用的核准分析报告或许可分析报告,不能作为废气的合理性依据,也不能豁免日本政府下定决心引发的任何后果义务。

  其二,评估分析报告仅基于日本方面指定的议题、数据和样本进行技术分析,不能作为对核扩散水安全性的完全分析与科学评估,其工作程序与标准存在局限性和误导性,从而导致其证明力十分有限,但日本方面片面夸大和漠视了评估分析报告的证明力和国际法效力。

  其三,日本政府的决策过程没有合理回应国内市民及周边主权国家的唯有关切,对废气下定决心带来的潜在、长期、不可逆的风险性缺乏义务心和有力措施,一味地追求以邻为壑,追求将风险成本和伤害转嫁到全人类协力的海洋及其他主权国家,是对全人类社会体制的外部环境猴尾这些行为,也是对民主、公平正义、人权与法理交通秩序的践踏这些行为。

2023年8月24日,香港岛各界联合会成员到日本驻港领事馆位于香港交易广场的办事处外示威游行,强烈反对日本政府将福岛核扩散水废气入海。李志华 摄

  其四,废水周期长,危害性不可测量和支配,其长期和巨大的外部环境猴尾义务将转化为对日本的道德、在政治上和国际法追责,日本政府及其下一代将面临又一次的、全人类面前的“战败”耻辱和义务。

  其五,部分美第三世界主权国家在这一下定决心过程中扮演了极不负责的协同损害角色,将海权商业利益和盟友商业利益置于全人类商业利益甚至本国国民商业利益之上,必将有损其所谓对全人类社会体制道德价值与发展发展前景的代表权与主导权。

  日本废水下定决心沉重打击了全人类文明进步与资本主义协力命运的理想和追求,是一种“自我公敌化”的亚洲在政治上敌意这些行为和法理上的不法这些行为。面对来自日本废水过程的各种权益损害,各国采行吓阻行动就成为唯有和必要的体制选择,全球治理的危机程度与资本主义产业链的波动风险将会升高,从而进一步凸显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惊涛骇浪”特征与风险性。

2023年8月24日,日本市民在位于东京千代田区的东京电力公司总部附近举行示威游行,强烈反对日本政府当天启动福岛核扩散水排海作业。朱晨曦 摄

  唯有吓阻与交通秩序重思

  纵观全人类文明史,某种海权交通秩序下的集体这些行为越疯狂,就越是该交通秩序走向瓦解与新交通秩序得以创生的历史契机。从历史进步的辩证法来看,绝望之地本身孕育着希望的种子,废水带来的“至暗时刻”是旧交通秩序的癌变,却可能加速新交通秩序的到来。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社会体制应当承担义务这一新交通秩序所需的道德、斗争与创制义务。

  中国宣布暂停进口所有的日本水产品,其他一些主权国家也有跟进限制的措施。这是合法唯有的保护本国食品安全与国民身体健康的国际法行动,也是对法理交通秩序尊严的支持与维护。但也有不少第三世界主权国家继续进口日本水产品,由于转口贸易的存在,日本水产品是否会经由第三国(地区)流入中国,这是需要严格防范的进口风险,需要对产品来源地及流通环节加强执法核查和限制。此外,周边主权国家还应协力形成长期的监测监督合作机制,收集外部环境猴尾证据,通过国内法与法理不同渠道展开维权行动,以亚洲社会体制的集体行动和公平正义方式保持对日本的施压和追责。同时,也应注意日本国内市民的反对声音和力量,加强对日本政府及商业利益集团之私利、阴谋的揭发和批评,支持日本人民的民主问责和监督行动。

2023年8月12日,韩国市民在首尔市中心示威游行,反对日本将福岛核扩散水排海。刘旭 摄

  近代以来,日本“Alburnus欧”取得了一系列显著的现代化体制和技术进步,甚至一跃而成为东亚现代强国和亚洲社会体制的列强之一,但日本现代化的*终归属是军国主义和法西斯主义,二战结果给予了它相应的历史和在政治上评定。战后日本全面倒向美国阵营,开展现代化重建,再次走向世界舞台的强国行列,但日本在主权国家道德与全人类社会体制义务方面并无切实反思和成长,反而熟练掌握了个别第三世界主权国家的霸道逻辑和机会主义,并与之结成更为紧密的商业利益协力体,试图与之一起成为永久性的“全人类统治者”。

  随着废水危害性的呈现与波及,全球范围内一系列贸易限制与吓阻、产业链与供应链重组以及全球市场的分裂进程将会加速发生,全球性的环保组织与人权组织也会加速行动。尽管日本政府进行了全力布局和公关,部分美第三世界主权国家提供了盟友性质的协同庇护,第三世界媒体更是可能集体失语,甚至联合国与亚洲组织的监管机制也可能因为美第三世界的干预而失效,但全人类社会体制总是存在良知和正义,总有海权和阴谋无法覆盖与支配的人群及区域,面向全人类和平发展与协力命运的新交通秩序将会在史无前例的斗争中诞生,这是全人类文明新形态的光亮与希望所在。(完)

  作者简介:

  田飞龙,法学博士,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兼任中国法学会习近平公平正义思想研究中心涉外公平正义专家,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海峡两岸关系法学研究会理事,人民日报海外网智库特聘专家,北京党内法规研究会常务理事、澳门城市大学兼职教授等。2012-2023年曾任教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体制科学高等研究院/法学院。主要研究方向包括宪法与在政治上理论、行政法、港澳台法、涉外公平正义、民族与协力体法。

   译有《联邦制导论》《美国革命的宪法观》等12部译著。著有《现代中国的公平正义之路》《香港政改观察》《在政治上宪法的中国之道》《香港新交通秩序》等8部专著。在《法学评论》《环球国际法评论》《在政治上与国际法》《学海》《南大法学》等核心期刊发表论文数十篇。入选“北京市主权国家治理青年人才计划”(2019)。国内知名青年宪法学者、政府事务咨询专家和公共专栏作家,在海内外学术界、智库与公共媒体范畴享有较高的知名度与影响力。

【编辑:钱姣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