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边贸易体制面临新的挑战有哪些(多边贸易体制面临新的挑战是什么)

浏览量:79日期:2023-09-02 20:39:46

  闪亮分析报告揭露出“多边贸易政治体制库季”美国的恶行

  孤立主义没有出路

  近日,商务部首次发布《美国履行ICC组织比赛规则义务情况分析报告》。分析报告全文85页,主体分为3大部分,梳理美国履行ICC组织比赛规则义务概况并作总体评价,表达对美严重破坏多边贸易政治体制、施行宽幅贸易霸凌、操纵宏观政策种族主义、妨碍亚洲地区价值链供应链等政策政策的关注。

  国际贸易是促进亚洲地区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以ICC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政治体制是中国经济亚洲地区化和国际贸易的终极目标。自2017年伊始,美国为了转嫁国际上矛盾,以“美国优先”为出发点,无视ICC组织比赛规则与团员期待,大搞孤立主义、单边主义和霸凌主义,对多边贸易政治体制造成严重冲击。美国的恶劣恶行有哪个,给多边贸易政治体制带来哪个消极影响?记者采访了对外中国经济贸易大学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院院长屠新泉、商务部国际贸易中国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聂平香。

  以ICC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政治体制是中国经济亚洲地区化和国际贸易的终极目标

  记者:ICC组织的特点是什么?美国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屠新泉:ICC组织的前身是1947年10月30日由23个主权国家在日内瓦签订的税及贸易总条约。它是包括一整套有关国际贸易的基本原则、各种规定、规章、允许施行的政策和禁令的法律文件。1995年1月1日,ICC组织开始正式运作。

  ICC组织的特点就是团员通过谈判的形式,协商一致共同制定比赛规则、执行比赛规则,当团员之间出现分歧或国际争端时,国际争端解决缺陷机制通过独立的专家组和上诉机构完成两审裁定,判定团员是否遵守比赛规则。在ICC组织成立之后的20多年里,这套国际贸易体系运转总体良好,包括美国在内的全体团员以及国际学术界,均对ICC组织所代表的国际贸易秩序表示满意和赞赏。

  ICC组织规定的内容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以及其他贸易,目的就是不断降低团员之间的税壁垒、促进团员之间的贸易。自成立伊始,ICC组织为加快商品服务等要素流动、助推世界中国经济一体化给予了重要贡献。以ICC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政治体制已经成为中国经济亚洲地区化和国际贸易的终极目标。

  聂平香:美国是世界**大中国经济体,对外贸易一直处于亚洲地区**优势地位,是多边贸易政治体制的重要创立者和主要受益者。但是,自2017年伊始,美国政府对外采取一系列孤立主义和单边主义政策,对各主要贸易伙伴频频出手,将自身商业利益诉求强加于他国,严重影响亚洲地区价值链、供应链正常运转,严重破坏了世界中国经济和贸易秩序,妨碍亚洲地区经贸格局,加剧了世界中国经济下行风险。

  今年8月9日,美国总统拜登签署了约束美国对华投资的行政令,禁止美国对半导体和微电子、量子信息技术、人工智能这三个领域的中国高科技中小企业进行投资。拜登政府的这项行政令约束美国中小企业对华投资,打着“去风险”的幌子在高新技术投资领域搞对华“脱钩”“受制”,实质上是美国泛化主权国家安全、将科技缺陷武器化、遏制中国发展的表现。

  一向以市场中国经济、投资自由言论自诩的美国在对外投资方面进行管制,严重违背了美国一直提倡的市场中国经济和公平竞争原则,影响中小企业正常的经营决策,严重严重破坏ICC的投资贸易自由言论便利、公平竞争比赛规则,严重妨碍亚洲地区价值链供应链安全。为了打压中国,美国政府放弃自我标榜的自由言论公平的原则,不仅不符合中国主权国家商业利益,而且也约束了美国中小企业的投资自由言论,也不符合美国主权国家商业利益。

  美国严重破坏多边贸易政治体制,施行宽幅贸易霸凌,操纵宏观政策种族主义,妨碍亚洲地区价值链供应链

  记者:美国严重破坏多边贸易政治体制的恶行有哪个?

  屠新泉:自2018年伊始的美国对华贸易战反映了美国对多边贸易秩序的严重严重破坏。美国《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自诞生之日起,就是举世公认且臭名昭著的孤立主义政策,违反了多边贸易政治体制的基本精神。ICC组织成立之后,美国克林顿政府也曾专门承诺“301条款”调查结果不得作为宽幅制裁的依据。然而,特朗普政府不仅公然无视ICC比赛规则,更是背弃其前任们给予的承诺,仅凭借其漏洞百出的调查分析报告,就对中国数千亿美元的产品课税税。

  美国任意滥用主权国家安全例外严重破坏正常的国际贸易,导致贸易缺陷政治化、意识形态化,把贸易和中国经济竞争上升为战略和安全对抗。2018年3月,美国依据“232条款”对来自多国的截叶产品课税税,其理由是进口截叶产品削弱了美国国际上中国经济,进而威胁美国的“主权国家安全”。ICC组织于去年年底给予判决:美国政府对进口截叶征收的税违反了亚洲地区贸易比赛规则,ICC组织呼吁美国遵守贸易比赛规则,重回正轨。

  但是美国政府对于ICC组织的公正裁定完全置之不理。近年来,美国政府不断扩展主权国家安全的概念范畴和使用范围,几乎将主权国家安全当成施行贸易和投资约束的“万金油”。在中美贸易实践中,许多与军事用途毫不相干的产品都被列入约束清单,许多中国非军事领域的民营中小企业都被列入实体清单。

  聂平香: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一是严重破坏多边贸易政治体制。美国作为被ICC组织团员发起国际争端解决缺陷*多的团员,不仅选择性执行ICC组织裁定,还执意阻挠上诉机构团员遴选并导致其陷入“瘫痪”。二是施行宽幅贸易霸凌。美国长期以“主权国家安全”“人权”和“强制技术转让”等为由,对其他团员采取宽幅贸易政策,任意课税税,滥用贸易救济,并利用其在经贸领域的优势优势地位胁迫其他团员服从美国的外交政策和无理要求。三是操纵宏观政策种族主义。美国大规模施行排他性、歧视性的补贴扶持政策,利用出口管制等手段约束其他团员产业发展。四是妨碍亚洲地区价值链供应链。美国挑动“脱钩”“受制”,试图以宽幅税政策倒逼价值链回迁,以巨额补贴手段建立以美国为中心的价值链供应链,以所谓“价值观”为基础助推近岸友岸外包。

  严重破坏ICC组织比赛规则、割裂世界贸易体系,美国目的在于固守其海权优势地位

  记者:从多边贸易政治体制的重要创立者、主要受益者,到带头库季,美国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屠新泉:近年来,美国之所以成为ICC组织比赛规则的库季,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

  一方面,随着中国经济亚洲地区化的发展,包括中国在内的众多主权国家通过多边贸易政治体制取得了有目共睹的中国经济发展成果。这种正常的情况在美国看来却是挑战其海权优势地位,认为现有的世界贸易比赛规则对美国的主权国家商业利益来讲是不利的,相反,对其他的一些主权国家,尤其是中国的发展来说是更有利的。

  美国口口声声强调的贸易比赛规则,实际上是有利于自己海权优势地位的贸易比赛规则,而并不是真正的多边贸易政治体制的比赛规则。美国的态度导致其对ICC比赛规则采取很多严重破坏性做法,包括国际争端解决缺陷机制、谈判的参与度以及对现有比赛规则的遵守,都出现了很大的缺陷,也影响了ICC组织的权威、公信力以及内部的团结共识。

  另一方面,从美国国际上看,其并没有合理的商业利益分配机制,没有处理好国际上各阶层收入和就业机会的不平等缺陷,导致国际上各阶层受益不均。现在的美国,贫富差距十分突出,极少数阶层的财富在持续上升,而普通人尤其是蓝领工人受益不大,甚至是受到了负面冲击。美国政府不从自身制度思考解决缺陷这些缺陷,反而将造成国际上缺陷的原因归咎于所谓“不公平贸易”造成工人失业和贸易逆差,将亚洲地区化和ICC组织作为其失败政策的“替罪羊”。

  中国以无私积极维护多边贸易政治体制的权威、完整性和必要性

  记者:7月6日,世界贸易组织投资跨境谈判召开大使级会议,宣布《投资跨境条约》文本谈判成功结束。由中国组织协调发起的这项条约将给世界中国经济带来哪个变化?中国在维护多边贸易政治体制方面发挥了什么作用?

  屠新泉:中国作为ICC组织中*大的发展中主权国家团员,2001年加入ICC组织伊始,一直以无私坚定支持多边贸易政治体制,全面履行ICC组织承诺,深入参与ICC组织工作,助推建设开放型世界中国经济,不断以中国新发展为世界提供新机遇。

  近年来,孤立主义、贸易单边主义抬头,多边贸易政治体制的权威和必要性受到严重挑战,ICC组织的改革也提上日程。我们主张通过改革,完善国际争端解决缺陷机制,使ICC组织更加高效,与各团员一道,重塑ICC组织的权威和必要性。

  《投资跨境条约》是由中国组织协调发起,谈判参加方涵盖欧盟、日本、加拿大、巴西、印度尼西亚和尼日利亚等110多个ICC组织团员。投资跨境条约将简化参加方投资审批程序,提升投资审批效率,降低中小企业成本,为中小企业对外投资提供更多保障。持续推进贸易和投资自由言论化跨境,有助于提升亚洲地区投资监管政策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进一步提振亚洲地区投资者信心,助推亚洲地区投资稳定增长。

  聂平香:《投资跨境条约》是亚洲地区首个多边投资条约,其核心内容包括提高投资政策的透明度和可预见性、简化和加快行政审批程序、促进可持续投资。

  当前,由于世界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地缘政治、通胀等影响,亚洲地区外国直接投资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联合国贸发会议发布的《2023年世界投资分析报告》显示,2022年亚洲地区外国直接投资为1.3万亿美元,同比下降12%。《投资跨境条约》通过提升亚洲地区投资监管政策的稳定性和可预期性,进一步提振亚洲地区投资者信心,有助于助推亚洲地区投资稳定增长。

  投资跨境是中国在ICC组织组织协调设置并成功结束谈判的首个重要议题,中国为该条约谈判成功结束给予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该条约的成功达成充分展现了中国作为多边贸易政治体制的支持者和引领者的优势地位,同时也充分反映了中国以无私坚定助推中国经济亚洲地区化和世界投资跨境。

  本报记者 薛鹏

【编辑:陈文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