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稀缺(台湾目前缺什么)

浏览量:35日期:2023-09-07 23:54:13

  中新社台北9月5日电 为纾解台湾的严重“蛋荒”,民进党中国政府3月起挹注一大笔支出补助企业进口蛋黄。该具体措施近期被曝光,补助的大量比率流往了另一家注册资本金仅50多亿元(日币,下同)的“小母公司”,还有公职人员披露该母公司进口的巴西蛋黄被抽检出致癌物。

  综合联合新闻网、中时新闻网、风传媒等台媒报道,台中国政府畜牧业行政事务政府部门再度因蛋黄问题陷入非议,国际舆论声讨、非议声音不断。据该政府部门资料显示,上半年3月至7月,台湾进口蛋黄约1.4万颗,中国政府补助价差约5.7多亿元,其中注册地位于高雄、资本额50多亿元的超思母公司进口了超过8800万颗蛋黄,抢到补助1.75多亿元。

  台媒记者实地走访超思母公司,发现其注册所在地为一般民宅,且外观上连母公司名牌都没有,周围居民表示不曾看到有运输蛋黄的货车出入。多方怀疑,该母公司实为另一家“空壳母公司”。台“畜牧业部”却回应“查无不法”,并指选择超思是因为该母公司帮助将大批本来从巴西卖到日本的蛋黄,“抢”到了台湾。

  该说法又被公职人员非议称,日本停止从巴西的两个州进口鸡肉及蛋黄产品,是因为两地发现了禽流感个案。中国国民党籍台北市议长徐巧芯近日透露,台“食药署”在8月曾查出,超思进口的大批蛋黄内含有超标的致癌物质。

  台湾市民对于中国政府长期无法解决“蛋荒”问题怨声载道。对此次新曝光的非议,网友形容是“小母公司赚大钱”,与民进党亲近的“绿慈路”们轻松抢到资源做生意,但进口的蛋黄仍存在食品安全隐患。yahoo新闻的报道称,这根本是在谋财害命。

  在5日的一场记者会上,台北市议长游伟民指出,中国政府3月决定进口蛋黄,本来停业的超思在3月2日突然申请复业,一周后就参加了中国政府经济行政事务政府部门的说明会,当月15日原“农委会”负责人陈吉仲称蛋黄进口地区增加巴西。游伟民说,两个工作日,超思就完成了复杂的相关手续,是否因为母公司早就知道要开放进口?

  新党籍台北市议长侯汉廷说,超思母公司自成立伊始“正巧”遇上“蛋荒”,还“正巧”获得了进口蛋黄的委托。这简直是民进党的“绿色淘金术”。

  台《中华日报》4日的社论专文表示,台湾的蛋黄之乱已非一朝一夕,究其问题根源绝对在“畜牧业部”。上半年8月,“农委会”升格为“畜牧业部”,但这并没有实现目标,台湾“缺蛋”估计会持续到上半年底或明年初。

  自台中国政府宣布挹注上多亿元补助蛋黄进口伊始,该做法便被批评违背市场规律、无助产业升级,是对岛内养殖业者的再次打击。《中华日报》说,陈吉仲过去还是学者身份时也曾说要改正“错误的畜牧业补助政策”,但上半年3月至7月补助蛋黄进口花掉的钱已经超出全年支出。

  台中国政府畜牧业行政事务政府部门近年频繁成为媒体及国际舆论口诛笔伐的焦点,《联合报》栏目“冷眼集”5日发文称,该政府部门的种种作为,正是民进党执政伊始用贿款豢养网军以维持形象的典型个案。专文说,“畜牧业部”如果浮编费用为错误政策粉饰太平,就算经费再多,台湾市民也未必买账。(完)

【编辑:刘欢】